大红鹰高手心水论坛

美国司法部任命特别检察官调查“通俄门”

若存在妨碍司法或启动弹劾

核心提示: 美国司法部17日任命前联邦调查局长罗伯特·米勒担任特别检察官调查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及其团队是否同俄罗斯存在不当关系,即所谓“通俄门”。美联社认为,特朗普正面临一场“无法通过推特发文或嬉笑怒骂解决的危机”。

美国司法部17日任命前联邦调查局长罗伯特·米勒担任特别检察官调查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及其团队是否同俄罗斯存在不当关系,即所谓“通俄门”。美联社认为,特朗普正面临一场“无法通过推特发文或嬉笑怒骂解决的危机”。美联社说,如果特朗普妨碍司法被确认属实,其性质等同于导致前总统理查德·尼克松下台的“水门事件”,特朗普可能面临国会弹劾。

米勒 改变你命运?

米勒现年72岁,执掌联邦调查局12年,为人受到民主、共和两党尊重。按照美联社说法,作为特别检察官,米勒拥有广泛权力,没有任期限制,总统无权解职。

2001年9月4日,罗伯特·米勒出任美国联邦调查局局长。按照传统,他的主要工作是打击国内贩毒制毒、高智商犯罪、暴力刑事案件。一周之后,震惊世界的“9·11”恐怖袭击发生。一夜之间,米勒的核心任务变了。接下来的12年中,他大刀阔斧地改革,让联邦调查局转型为一支身经百战的反恐队伍。

2017年5月17日,米勒的人生轨迹又一次被历史的进程改变。年过七旬的他被任命为特别检察官,负责调查“通俄门”。而这一调查可能决定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的政治命运。

科米  握有你罪证?

FBI前局长,本月9日被特朗普突然解职,媒体报道,科米在今年2月的一份备忘录中描述被特朗普要求停止调查“通俄”事件,目前正在调查备忘录真假。

备忘录真假关系妨碍司法

本月9日,特朗普突然解除科米的职务,而后者正在调查特朗普竞选团队与俄罗斯的关系。按照白宫的说法,司法部长杰夫·塞申斯向总统提出的解职理由是,科米“没有能力有效领导联邦调查局”。但反对者认为,联邦调查局坚持调查“通俄门”是特朗普决心开除科米的关键原因。

美国媒体16日报道,科米在今年2月的一份备忘录中写道,总统特朗普要求他停止对前任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迈克尔·弗林涉嫌“通俄”的调查。弗林在担任特朗普“军师”时被曝上任前与俄罗斯政府有不正当关联,并在此事上撒谎,弗林后于2月辞职。

白宫同一天发表声明否认特朗普曾向科米施压。但一些国会议员呼吁调查科米备忘录的真实性,以确定特朗普是否妨碍司法。

司法部17日宣布,任命前联邦调查局局长罗伯特·米勒为特别检察官,主持“通俄门”调查。美联社报道,司法部将向调查团队提供人选,米勒有权挑人,也可以任用司法部以外的人;此外,米勒在调查中拥有“广泛权力”。

美联社分析,科米备忘录中的相关内容是否属实、特朗普的动机是什么将是判定他是否妨碍司法的关键,也将是米勒调查的重点。一些国会议员要求获得备忘录副本及其他可能存在的特朗普与科米的交谈记录,还希望科米在听证会上作证。

特别检察官总统不能“炒”

特别检察官一般由司法部长任命。由于现任司法部长杰夫·塞申斯回避有关“通俄门”的调查,副部长罗森斯坦代其任命米勒。

按照美国司法部规定,除了拥有发起调查、传调记录、提起刑事诉讼等联邦检察官职权外,作为特别检察官,米勒不必“事事汇报”,但在作出“重大行动”前,必须通知其任命人罗森斯坦,后者可对行动表示反对。

司法部将为米勒的团队提供人选,米勒有权选人,也可以任用司法部以外的人。在米勒手下工作期间,团队成员只向他一人汇报。米勒将有60天时间向司法部提交一份行动预算;只要调查不停,每年预算都可更新。

特别检察官完成调查后,须向司法部长递交一份机密报告,解释其提起诉讼或“弃案”的原因。司法部长须告知国会调查结论,但有权决定是否将其公开。一些国会民主党人此前呼吁,由一名“局外人”出任独立检察官,对“通俄门”进行独立调查。

根据规定,特别检察官只能由司法部长以“个人行为”予以免职。因此,只有罗森斯坦可以将米勒免职。如果要这么做,罗森斯坦必须拿出米勒“能力不足”、“行为不当”或其他正当理由,且需要对后者进行书面通知。

■观点

“通俄门”变弹劾可能性小

美国宪法规定,总统、副总统和所有文职官员,因叛国罪、贿赂罪或其他重罪及轻罪而受弹劾并被定罪时,应予免职。

对于“通俄门”调查的后续发展以及特朗普的处境,中国社科院美国问题专家刁大明认为,不能排除调查证实“通俄门”涉嫌违法以及启动弹劾的现实和法理可能,但是从政治层面、尤其是目前美国两党格局研判,总统被弹劾的可能性小。

对于司法部任命罗伯特·米勒,刁大明认为这是特朗普政府示弱并试图“止血”的一个信号。首先,米勒是由特朗普政府的司法部任命的,另外有报道称,特朗普对解职科米的决定也在做重新评估,可见他并没有预见到情况会急转直下。现在政府主动任命特别检察官调查“通俄门”,对外界传达出特朗普政府愿意继续调查,以实现所谓“自证清白”,也是对科米所谓“特朗普要求其停止调查”备忘录的回应。

对调查可能出现的结果,刁大明认为,“通俄门”比此前媒体报道的特朗普对俄罗斯外长的“泄密门”杀伤力大,如果科米能够拿出备忘录,确证特朗普对其施压要求停止调查,那就存在“妨碍司法”的嫌疑,开启弹劾程序的可能性就会增加。

回顾历史,刁大明指出,此前三次针对总统弹劾危机的出现,都在国会“强分裂”的情况下发生的,即共和、民主两党分别控制参众两院。目前国会两院都是共和党掌控,弹劾共和党总统的可能性,从政党斗争层面看,可能性也很小。

“一个非常微弱的潜在变数就是共和党对特朗普的支持情况,”刁大明说,“如果共和党对事件的表态没有塌方式的松动,就没有弹劾总统的实际危险”。

史上“弹劾劫”

1868年,由于在南北战争后重建南方等问题上的争论,约翰逊遭遇“弹劾劫”。参议院投票表决以一票之差未达三分之二多数,约翰逊被宣告无罪。

1998年,克林顿被控在与白宫实习生莫妮卡·莱温斯基的绯闻案中作伪证、妨碍司法。最终参院以45票赞成、55票反对和50票赞成、50票反对分别否决了这两项条款。

1974年“水门事件”中,众院司法委员会通过了三项弹劾尼克松的条款,即阻挠司法工作、滥用总统职权和蔑视国会传调录音带的命令。在众院对弹劾条款进行表决前,尼克松宣布辞职,成为美国历史上迄今唯一一位在任内辞职的总统。

本版据新华社

相关阅读

关键词:

     责任编辑:cbb,hn
0